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读书习武,勤勉家风》------记甘肃西和武术世家·北京保镖公司

2017-09-10 16:02:44 次浏览 分类:最新动态

《读书习武,勤勉家风》------记甘肃西和武术世家·北京保镖公司

                                                                     -------穆奎元、(穆)牟小龙
      父亲穆生忠一直反对我们兄弟把他所传的传统拳术轻易向外兜售,这一次我参与编撰西和一中武术课程,在我的一再恳求下,父亲才同意录制了两个动作组合,一个是“七棍桩”一个是“翻八步八鞭”第一环,是比较有代表性的西和传统武术技艺。
父亲来到西和之前,练过天启排子、桑门条子、黄龙条子、风魔条子、双头棍、封手鞭、虎尾鞭、梨花枪三十六势等器械,以及戳脚翻子拳、四趟子、封手搌母、三十六天罡(龙拳)、八极拳、软盘架子功等拳术。父亲的武术启蒙老师是位和政县的老先生,人称田文书,擅长于鞭和枪。天启棍学自和政县的舅爷爷范伟忠和枹罕镇人王鞋匠。来到西和后跟爷爷学过一些拳术散招和鞭杆。又和下庙村的王上堡等老拳师交流换艺。80年代至今,上庙村的好多60后、70后和80后都跟父亲学过拳,王旦儿、王富民、王鑫银、王近田、王林、王斌峰等是他们中练的比较好的,父亲主要教授他们戳脚翻子拳、四趟子、封手搌母、翻八步鞭杆等拳械套路,父亲在青海龙羊峡水电站工作,每次回家探亲,我们家院子里都会挤满跟他学拳的人。


      我和哥哥八岁正式习武,父亲对我们兄弟二人要求极严,动辄就扎马步一小时,或者练拳十几趟。那时候扎马步是我的恶梦,浑身上下只穿一个裤头,头上顶一碗水,两个膝盖上面各放一碗水,胸前顶一根削尖的竹杆,屁股下面还有两根长香冒着青烟。马步要求功架四平八稳,不能上下起伏或前后左右晃动,碗里的水每撒出一滴,我们的屁股上会被敲一竹棍,一柱香烧完一起算账。练完功后,疲惫不堪,感觉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过高门槛时, 要坐在门槛上用双手把两条腿一个一个抬过去,现在想起来是那么刻骨铭心的“苦”。
每次练功,光腿法要踢近千次,正踢、斜踢、侧踢、里合、外摆、弹踢、蹬腿、侧踹、后撩腿、拍脚、扫腿、飞脚、箭弹等各四趟,每趟二十腿,还没练到一半腿法,就已经汗流浃背,身上的衣服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了一样,拧一下,汗水能淋湿地面;单叉、双叉、阴阳叉、朝天蹬(一柱香)、折腰等的软功练习最为轻松,就算是休息了。每一天,早上练功,晚上练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我们各自成家立业。
     父亲练武,取百家之长,他们单位的职工都来自全国各地,里边不乏各派的武术高手,工作之余,他们常聚在一起,切磋技艺,互通有无。比如自东北人燕清静,山西人雷小峰,兰州人胡乃孝和张武宗等等,都是父亲的良师益友。父亲对我们说过,学得越多,见识越广,对武术的理解也就越深刻,就会发现各派武术中有着互通的东西在里面,所以“天下武林是一家”绝非虚言。常常鼓励我们拜师他处学艺,先由少而多,再由多而少,最后沉淀下来的才是精品。后来我和哥哥又分别拜陇南红拳系的代表人物赵斌的两位高徒王月成和王大娃为师,深入学习西和传统拳棍。哥哥在上海时又受到峨嵋派上海分会会长宋连康的指导,才发现父亲传给哥哥的火龙拳是峨嵋派的内场拳法,会练的人屈指可数,并把哥哥认为师弟。我在兰州上学时又追随通备武学代表人物张飞鹏先生习武,并被通备武学体系深深吸引。
父亲的名字叫穆生忠,人如其名,他常教导我们,做事要忠于事,事人要忠于人。这句话对于我们这代人很有启示。他还说“事师如事父”,要知道感恩,虽然人家不求回报,但还是要守望相助,有仁有义。
      父亲是个爱读书的人,尤其是古代兵书和武术书籍,常说“不读兵法不习武”,意思是说通过兵法思想的熏陶,来增进对武术套路编排和散手技战术的理解,要求我们熟读《孙子》,背诵《三十六计》,研究《纪效新书》,到现在这些东西还深深的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他还要求我们背诵唐诗宋词,小时候写作文是我的长项,甚至读高中时还在魏旭和任双宝老师的指导下和同学办文学社,做起文学青年,写起现代诗来,十六岁那年还在《中学生文荟》上发表了处女作《打水的乡妹》,2009年陇南《开拓文学》载了我的一首诗《在夫子路遇见老沈》,还受到了市文联毛树林主席的赞赏。
爷爷的武术是跟西和草川人王步高学的。在上庙村,爷爷这一脉王姓家族的祖先在明代时曾出任过兵部侍郎,明朝末年,家道衰落,先祖弟兄四人从山西固邑到四川绵阳再迁居西和,清代还出过一位贡爷,贡爷被放任宕昌县做县长时,因当时匪患严重,年事已高而未能成行,但是这些还是家族中人人引以为荣的往事。到如今,家族佛堂便坛里还供奉着“斗战胜佛”,隐喻祖先曾今能打能战的故事,族里老人们常说,老坟是马鞍穴,出武人不出文人。爷爷十四岁时,太爷爷去世了,太奶奶非常支持爷爷去跟草川王把式学拳,每月十五日,月圆之夜,爷爷背着一斗粮食翻山越岭到草川村,向王把式请教几个动作,回家后利用空余时间反复练习,

      这些动作简单实用,如“眉梁贴金、老哇踏干柴、鼻子栽葱、肋里装脚、兔子蹬鹰、窝心捶、忙三把”等。爷爷十六岁开始跑生意,那时候交通不便,山高林密,豺狼虎豹,兵匪横行,一根鞭杆就成了爷爷的好帮手。
爷爷赶着牲口,背着货物,往返于汉中、绵阳、狄道、岷县、宕昌等地贩卖水烟、黄裱、蜡烛、长香、白糖等生活用品,用他的勤劳和智慧积攒下良田近百亩,一土水磨,一座油坊。太奶奶是搭过衣的佛教徒,她把善良的的秉性也遗传给了爷爷,爷爷从来不难为家里的佃户和穷苦人,对他们就像自己的兄弟,甚至还给佃户操办了婚事,有一次有个佃户去赌博输了钱,连家人都抵押给了债主,爷爷就用30块大洋赎回了佃户的家人。有一年大旱,村里一户人家饿死了人,没钱买棺材,爷爷就掏钱替他们家买了棺材板。解放后,爷爷响应党的号召,把所有的土地等农业生产资料交给集体,因其办事公允,后来还被推选为村长。
爷爷身高七尺,膀大腰圆,声如洪钟,一次去生产队秘书家记工分,办完事后天色已晚,刚拉开门要回家,只见一只狼叼着一个小孩正要从巷道里窜过,孩子的母亲拼命拽在狼尾巴上,爷爷顿时大喊一声“打狼”,同时一脚踢在狼的腹部,狼丢下孩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女孩得救了。我还记得以前逢年节这位阿婆都会带着儿子来我们家拜年,虽然爷爷去世很多年了,她们家的人还是那么亲切。
     后来爷爷因为忙于生意就没有再跟王把式习武,但他的功夫一直在练,直到去世。爷爷去世之前,把拳棍鞭杆传给了父亲。
爷爷只有妈妈一个孩子,他坚持让妈妈读完了高中,后来还学大夫,农业生产队时,妈妈就在村卫生站工作来顶替下地干活的工分。1982年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以后,村里人头疼脑热,打针吊水的活都是妈妈在干。那时候村里有一个读书室,妈妈最爱看《福尔摩士探案集》,每到临睡觉时都会给我们兄妹三人讲上一段,那种幸福生活是我童年里最大的享受。
1997年,我在甘肃政法学院经济法系自修班学习,经亲戚(西和人董志峰,政法学院教授)引荐跟随通备武学大师张飞鹏先生学习武术。之前就听说很多有关张老师的传奇,知道他家几代人都是武术方家,还是兰州通备武学的代表人物,曾经获得过各类武术比赛五十多块金牌,他的拳法劲力饱满、身法遒劲,环走圆化、返扯不息,令人应接不暇。我跟张老师学习了规定拳、亚运会竞赛套路的拳术、棍术、刀术、枪术、剑术等现代武术套路,后来又学习了劈挂拳、四路弹腿、脆八翻、八极小架、风磨棍等通备武艺。当时和我一起跟张老师学武的还有平凉人李胜达,天水人郭靖,还有张老师的亲侄子张震,还有好些师兄弟,但我已叫不出名字来。
      我和张震每天训练近六小时,早上两小时的基本功训练最为辛苦,热身、压肩、撕腿、耗腿、踢腿、控腿、弹跳等等,下午两小时以动作组合和套路分段练习为主,晚上还要对镜子琢磨动作,就这样三个多月,才丢掉了原来练地方拳形成的僵直和生硬,动作变得舒展大方。每周两次专门力量练习是不可少的,卧推、挺举、半蹲、深蹲、负重压步型等等,形式多样,全面而科学。张老师每周都会调整计划,常常是增大强度就减小运动量或者增大运动量就减小强度,还会带我们去公园或者广场练习,以增强临场心理素质。当时,甘肃政法学院的武术特招生在全国武术界可是很有名气的,汇集了一批省内外优秀的运动员,如丁慧茹、聂晶、董胜、张军、冯燕、李谨、肖剑文、廖斌、张小虎、王淼、史小刚等。他们的训练方法和套路编排成为其他人竞相模仿的对象,每天下午4--6点的训练课,来自铁院、师大、师专等兄弟院校的武术爱好者把训练场围得层层叠叠,水泄不通,能和他们同场训练更是一种殊荣。
      1998年,是马氏通备武艺创始人马凤图先生诞辰100周年,马明达先生来兰州期间曾在政法学院大学生活动中心举行通备武学弟子的交流活动,是我第一次见到通备武学名家的演练,马明达先生看完每位弟子演练都要讲解示范一番,他的举手投足都是气宇轩昂,武美雄健。后来,得到张老师的引荐,马老把我推荐给天水师院蔡智忠教授,准备特招到体育系,但因我文化课已经选择了文科而政策规定体育系只招理科生而未能如愿。但幸运的是在2000年,我被合作师专(甘肃民族学院)录取,走上体育教师的道路。在跟张老师学习的一年多里,他的一言一行,一招一式对我有着脱胎换骨的影响。张老师有一句名言:“一人习武可以强身,一家习武可以强族,举国习武可以壮国威。”这句话振聋发聩,催人上进。
      哥哥(穆)牟小龙,在1993年上高中时,喜欢上橄榄绿,要去当兵。验兵时,因为名额少竞争激烈,哥哥急中生智,给接兵的军官表演了一个朝天蹬、一套翻子拳,就顺利地穿上了军装。退伍后他被推荐到杭州工作,后来辗转深圳、上海、香港等地,凭借一身过人的武艺、诚恳的为人和多年危机处理的经验,成了企业危机处理方面的专家,并和几个战友一起注册创立了“威龙国际保镖公司”,成了退伍军人自主创业的佼佼者,在经营保镖公司的同时,又与人合资承包了贵州加油站,闲时坚持练拳和写博客文章。哥哥一米八五的身高,长得头大额宽、虎背熊腰,却是个很善良的人,他一边经商一边利用他的影响力做慈善事业,帮助福泉市周围山区的孤寡老人、残疾人和家庭困难的学生,通过当地政府和学校给他们送去力所能及的帮助。
    父亲常说, 一个人光习武是不行的,这样容易陷入江湖的漩涡;一个人光学文也是不行的,那样容易被文化所束缚;要有一颗文化人的心和一双习武人的手,才能有所作为,有益于国家和民族。的确,习武让人坚毅、果敢、执着,读书让人隐忍、智慧、知足。父亲的话一直提醒着我们,激励着我们,练武修文,一日不辍.

威龙国际保镖公司,保镖公司,中国保镖公司,保镖,中国保镖,私人保镖,私人保镖公司,北京保镖公司,北京私人保镖,上海保镖公司,上海私人保镖,国际保镖,保镖培训学校,保镖基地,女保镖训练,中国特种保镖,企业危机处理,中国国家主席保镖,领导人保镖,香港保镖公司

保镖公司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咨询:
15712838937